古代突厥人的相貌

古代突厥人的相貌是什么样子呢?古代的各种“突厥人”大多都会长得更接近蒙古人种,也就是与中国人和韩国人、蒙古人差不多。

下载PDF格式《古代突厥人的相貌
古代突厥人石像
古代突厥人石像

古代的各种“突厥人”,甚至连最纯粹的“阿史那氏”突厥人大多都会长得更接近蒙古人种,更像“小眯缝眼”的中国人和韩国人。诚然,突厥中有一些混血,但宋代以前的突厥人长成欧洲人的样子,是很少见的。

所谓“突厥”为阿史那氏在欧亚草原上建立的一系列政权的名称,其时间大概在中原王朝的南北朝后期到唐朝。在其政权覆灭之后,又有不少族群都自称或被称为“突厥”。上世纪初,奥斯曼人就将国号改成了土耳其,也即突厥之意。

纯正突厥人是黄种人

6世纪中叶,阿史那氏的伊利可汗建立的那个号称突厥的政权一度非常强大,伊利可汗之子他钵可汗甚至傲慢地将北周、北齐的君主称作他的“在南两个儿”。当然阿史那氏最初也并不如何尊贵,其于柔然为“锻奴”,也就是专门帮柔然打铁的奴隶部落。而柔然可汗的祖先亦曾为中原北部拓跋氏君主(拓跋氏日后建立了北魏)的奴仆。

我们先考察一个比较极端的情况,看看阿史那氏的突厥人可以是怎样的相貌:伊利可汗之子木杆可汗相貌奇异,脸有一尺多宽,面色赤红,眼睛则好像琉璃一样。面庞宽阔且赤红,听起来就很像是一位蒙古人种的草原牧人,或许就是接近蒙古成吉思汗的容貌。

再来看阿史那氏的突厥人不应该有怎样的相貌:伊利可汗的曾孙思摩,生性聪慧明敏,又能言善辩,颇受始毕、处罗两可汗的喜爱,但终究只能是夹毕特勤(特勤,类似汉语中的王子、宗室)。要问为什么?只因思摩长得类似“胡人”(西域那些欧罗巴人种的伊朗人或吐火罗人),就被大家怀疑“非阿史那种”,甚至为这就不让他带兵。

由此可见,出自阿史那氏的纯正的突厥人不应该有欧罗巴人种的面貌,他们的长相应该更类似“都是小眯缝眼”的中国人和韩国人。但这么说或嫌简单粗暴,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其他几种“突厥人”的相貌究竟如何,还有些突厥时代的草原石人可以作为旁证。虽然它们的具体功用还有待商榷,但应该能反映那个时代活跃在草原上的人们的容貌,其中不少能明显看到宽阔的脸庞和不大的眼睛。

回鹘人是阿史那氏突厥人的同类,他们生活在同一片草原上并操同样的语言。当草原上的汗国崩解之后,不少回鹘人来到了今天的吐鲁番地区(当时称“高昌”),其首领号称亦都护。我们可以看看其中一位亦都护的相貌,笔者并不认为他的眼睛有多大。

非常幸运,回鹘佛教徒们对宗教绘画事业颇为慷慨。这使得我们能够一览他们的容貌:这些回鹘贵人们不论男女普遍都长着眯缝眼和宽阔圆润的草原式面庞。而对高昌回鹘颅骨的测量亦显示其“具有大蒙古人种的大部分特征”,且“似乎更接近东亚类型”。

更幸运的是,今天我国仍有回鹘人存在——裕固族,他们将回鹘文和回鹘佛教保持到了18世纪初,而且至今还有回鹘可汗所出的氏族。裕固人普遍是什么相貌,一看便知。

突厥人后裔裕固族相貌
突厥人后裔裕固族相貌

不过在可萨突厥之后,欧亚草原上就再见不到一个出自阿史那氏的君主了。突厥汗国的创立者纵然消失无踪,但“突厥”这一名号却常为后世的各种牧民甚至操突厥语的定居居民使用。

古人认为的突厥和今人所想并不那么一致。自蒙古西征之后,西至克里米亚(俄国近段时间非常关注的那个地方)东至叶尔羌(在今喀什),不少操突厥语的人群确实都有着祖先出自蒙古的君主。

征服了伊朗地区的蒙古人在当时因他们的相貌和游牧习性亦和各种游牧民一样被称作“突厥”,并被认为是突厥人的祖先乌古斯汗的子孙。他们后代中的不少人甚至都不认为自己是蒙古人。

这些游牧民进入伊朗地区之后,他们的相貌也变得近乎于那些操伊朗语的土著居民了。按现代人的理解,这必然是通婚的效果,可14世纪初的伊朗人对这些“突厥蛮”会有更诗意的说法:

当乌古思的这些部落从其本土来到河中诸国和伊朗国,并在这些地方生息繁衍的时候,他们的外形受到水和空气的影响,逐渐变成近似于塔吉克人(tāzīk)的容貌。但因为他们不是真正的塔吉克人,所以大食人称他们为突厥蛮,意即类似于突厥者。(拉施特主编:《史集》)

“塔吉克”是指中亚那些操东伊朗语的居民。照如此标准,14世纪至16世纪时,那些和黄金家族(成吉思汗的后代)有共同祖先却又不止一人成为黄金家族的女婿的巴鲁剌思氏诸君主或可称“突厥蛮”。而征服了印度的赫赫有名的巴布尔留有画像,此君之母就出自黄金家族,但他素来以突厥自居,并曾作诗贬斥蒙兀儿人(可以理解为蒙古人)。巴布尔的祖父不撒因相貌“英俊”且胡须发达,不撒因的祖父、临死都想要征服我国的跛子帖木儿看起来也并不“突厥”,虽然他其实仍按突厥-蒙古的习俗留着辫子。

当然,巴布尔的外祖父,出自黄金家族的羽奴思汗看起来也并不像一个蒙兀儿人,或者说突厥人。羽奴思汗的相貌令当时前来见他的一位大毛拉都颇觉惊讶,毕竟本来期待他长得“像沙漠中的任何其他突厥人”,可却发现此君“满脸胡须,具有塔吉克人的脸型”。

“突厥蛮”肯定长得是塔吉克人的模样,那“突厥人”呢?毋庸置疑,即使在当时,大家心目里突厥人的长相仍然更接近东方蒙古人、中国人和韩国人。

尽管其中充满了对游牧民的仇视和对蒙古人种相貌的污蔑,但请务必容许笔者引用这段13世纪末的印度人关于蒙古人(也被印度人称作“突厥”)的非常生动的叙说:

他们的脸像火一样红,戴着羊皮帽,头发剪得短短的。他们的眼睛很小,射着凶光,敢怕可以把铜器穿一个孔。……他们的脑袋紧贴在身躯上面,好像没有脖子一样。他们的面颊好像是软皮袋,布满了皱纹和瘤子。他们的鼻子老大的,从一边脸连到另一边脸上去了。……他们的嘴老宽的,把两边的颧骨都连起来了。……他们的上嘴唇胡须长得老长的,而下巴上的胡须却只有一点点。……他们的相貌看来活像一群白鬼,人们到处看到他们就望影而逃。(埃利奥特:《印度史》)

脸颊火红、眼睛眯缝、鼻子扁平、胡须稀少且肤色白皙,这无疑是典型的蒙古人面容。也很类似前面说到的那位有着宽阔且赤红面庞的突厥可汗。或再可以两位元朝君主的面容作为例子。

13至14世纪时,伊尔汗国(统治今天的伊朗一带)出自黄金家族的汗们在容貌上也很接近这类描述。

综上所述,至少在15、16世纪之前,各种“突厥人”留给人们的印象确多是有着火红脸颊、眯缝眼睛、扁平鼻子、八字胡须和白皙肤色的蒙古人种牧民。即使有少部分被认为是“突厥”甚至自称为“突厥”的人长得类似塔吉克人(欧罗巴人种),他们的面容也只会引得知其所出的旁观者们惊讶甚至怀疑。

我们能够设想,如果一位出自阿史那氏且有着典型突厥相貌的可汗或者特勤穿越到了当今土耳其的暴乱街头,迎接他的将必然是无知狂徒们的一顿好打。

当然,随着突厥的不断西迁,以及突厥在西方的发展壮大,最西边的突厥人,也就是奥斯曼土耳其融入了大量的周边民族:斯拉夫人、罗马人、希腊人,甚至从血统上来说,土耳其人身上的原始突厥成分很少,他完全是一个新形成的东欧西亚混血种族,以白种人为主。只不过在语言上继承了突厥语,文化上延续了部分突厥文化并且成为坚定的穆斯林。由西向东,突厥语言诸民族,白种特征越来越少,到了东北亚的裕固、图瓦、雅库特等,已经找不到一丝白种人特征,然而,他们才是真正的突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