靺鞨人的发式,靺鞨人梳辫子吗

靺鞨人梳辫子吗,史书明确记载靺鞨“俗皆辫发”,但仅黑水靺鞨的发式可以考知,有较明确的记载。

下载PDF格式《靺鞨人的发式,靺鞨人梳辫子吗

黑水靺鞨在当地周边,属较原始的部族,《新唐书·北狄传》记载:“黑水靺鞨……俗编发,缀野豕牙,插雉尾为冠饰,自别于诸部。”野猪牙、野鸡尾,编发,即辫发,但黑水靺鞨的辫发是何种样式已不得知。不过,女真来源于黑水靺鞨,满族又出自女真,文献中有关于女真发式的记载则是比较清楚的。《大金国志》卷三九记载:“金辫发垂肩,留颅后发系以色丝。”

靺鞨人的发式,靺鞨人梳辫子吗,《北风扬沙录》称“(女真)人皆辫发,与契丹异,留颅后发以色丝系之,富人用珠玉为饰。” 契丹、奚、高句丽、室韦都是不辫发的(有待商榷)。

《三朝北盟会编》卷三则云“(女真)男子辫发垂后,耳饰金环,后颅留发以色丝系之,富者以珠玉为饰。”这些记载既称“辫发”又强调“留颅后发”,对照满族男子的发式,可以明确这是一种既髡又辫的发式,即剃去额前发,留颅后发,编辫垂后,系以色丝。宋金时期,对这种发式似乎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名称,所以文献中有时称作“编发”,有时又称作“髡发”或“削发”、“剥发”,直到满族才开始称这种发式为“剃发”。由此可以推测,黑水靺鞨很可能也是这种前髡后辫的发式。

粟末靺鞨辫发的样式没有明确的文献记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靺鞨各部虽然同一族名且“俗皆辫发”,但辫发的样式未必相同。因为当时靺鞨只是一个种族共同体,文化和习俗并不完全相同。《新唐书·北狄传》载讲黑水靺鞨时,也明确指出“自别于诸部”,也就是说粟末靺鞨与黑水靺鞨辫发的样式可能是不相同的。程溯洛先生将中国历史上的辫发区别为两类:“一类属于单纯辫发,即将前额蓄发直至脑后,编垂而下;另一类则剃去前脑头发,而后脑编发。”黑水靺鞨、女真、满族即属于后一类的辫发。粟末靺鞨既然属于辫发又与有别,就很可能属于前一类即单纯辫发。

髡头与辫发,都是北方游牧及渔猎民族的鲜明特征。研究靺鞨的髡头辫发的发形发式,有助于理清靺鞨、女真、满族之间的渊源和异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