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建立后金

在努尔哈赤的领导下,建州女真兼并海西叶赫哈达各部,攻占东海女真之地,1616年,发布七大恨,建立金政权,进攻明朝。

下载PDF格式《努尔哈赤建立后金

努尔哈赤,出生于1559年(即明嘉靖三十八年),建州左卫第一任都督猛哥贴木儿的六世孙,历代祖先都担任过建州左卫的指挥,都督等职,受过明廷的册封。

努尔哈赤早年默默无闻,只是一个土司的被继母赶出的不待见的儿子,他早年到底有什么经历,同时代的人不知晓,他自己成名后也从不谈起这段悲惨,家庭暴力,家庭丑闻,沦为浪迹深山的丧家犬的历史。

努尔哈赤这个名字的满意本意野猪皮。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当时是建州左卫女真小部落赫图阿拉的酋长。努尔哈赤父亲塔克世,努尔哈赤十岁丧母,饱受继母虐待。 

努尔哈赤幼年时候,女真里最强的是建州右卫王杲,也就是努尔哈赤的外公。明朝为了打击长期调皮的建州右卫王杲,李成梁拉拢了建州左卫头领觉安昌,觉安昌与王杲本是儿女亲家。

努尔哈赤在十五六岁的时候,曾被辽东名将李成梁收养,在其部队当了三年兵(一说仆役)。每战必先登冲锋陷阵,屡立战功,得到李成梁赏识,李成梁厚待之,努尔哈赤逐渐成长为一个骁勇果敢,素有谋略,文武兼备的人物。这是努尔哈赤人生的一大际遇。这三年,使他的武艺大为长进,刀、弓、剑、棍等都能娴熟运用。与敌人接阵时,努尔哈赤表现神勇,常常瞬间便将敌人斩于马下。这三年的军旅生涯,成为了努尔哈赤一生的重要的军训阶段。

努尔哈赤后来离开李成梁,19岁时娶妻佟佳氏分家另过。
万历十一年,建州苏克苏浒图伦城主尼堪外兰引导明军李成梁镇压王杲之子阿台,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时任建州左卫指挥使和指挥的觉昌安和塔克世也随军前往,并且先是做为向导,后来又提前进入阿台城中劝降,结果在明军取胜破城之际觉昌安被烧死,塔克世被误杀。明廷为补偿这父子二人的冤死,特授努尔哈赤为建州左卫指挥使,将其护送回建州左卫。从而使努尔哈赤有了施展才能崭露头角的机会。

努尔哈赤回到建州后,因当时建州力量还不具备与明廷抗衡的实力,他把他祖父和父亲的死归罪于尼堪外兰,于当年以祖上遗下的十三铠甲率领族人,攻打尼堪外兰,使尼堪外兰城破外逃。于是以此为开端,先后攻占了周围的兆佳城和马尔墩寨,降服了棟鄂部。次年,击败了界凡,萨尔浒,托漠河等五寨,征服了浑河部。1586年,攻破瓜尔佳城和鄂勒珲城,杀死了尼堪外兰,征服了苏克苏浒部和哲陈部。至此,明廷仍把他的征服看做是为父复仇,几年中,他对李成梁也更加恭顺,也多次赴京朝贡。博得了明廷的好感。并升其为左卫都督,授予龙虎将军。

努尔哈赤麾下的建州左卫十年间的崛起壮大,引起了诸多女真部族的震惊和恐慌,1593年,海西叶赫部首领纳林布禄纠集了哈达,乌拉,辉发,科尔沁,锡伯,瓜尔佳,珠舍里,纳殷九部组成三万联军,浩浩荡荡向建州左卫杀来。论实力联军的力量占压倒优势,而努尔哈赤毫无畏惧,他言道:我兵虽少,奋力一战,固可必胜耳。于是带领部众奋力冲杀,斩杀叶赫首领见布斋,擒获乌拉部首领满泰的弟弟占泰,联军闻风而逃,努尔哈赤取得了破九部三万之众的重大胜利。

努尔哈赤在这次胜利之后,努尔哈赤趁势征服了珠舍里,纳殷二部,气势更加雄壮。但对实力还是很雄厚的海西四部,在其后的二十多年间,他采取了分化瓦解,个个击破的战略。一方面,他与叶赫,乌拉两部联盟联姻,努尔哈赤和弟弟速尔哈赤娶叶赫首领布占泰的妹妹,侄女为妻,也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布占泰。目的是区别对待,逐步个个击破。如对哈达部,本来在1599年,努尔哈赤已经征服哈达部,擒其部落首领蒙格布禄。但为避免与明军发生冲突,仍服从明廷的命令,用计谋控制了格布禄的儿子武古尔岱,让其维持哈达部落首领的傀儡位置,努尔哈赤对哈达的事务进行控制操纵。对蒙古更是极尽拉拢,使蒙古的科尔沁部,扎鲁特部归附了努尔哈赤,成为了他统一战争的得力助手。

努尔哈赤要完成女真诸部落的统一,东海女真是个焦点。东海女真分散在乌苏里江以东,黑龙江两岸,北至外兴安岭的广大地区。得到东海女真的归附,就会稳操统一东北的胜券。1607年,东海瓦尔喀斐优城(今吉林珲春附近)首领穆特赫苦于乌拉部的侵扰,愿意归附努尔哈赤,努尔哈赤派弟速尔哈赤子储英,代善领兵三千迎取其部众。乌拉部万人在图们江设伏邀击,结果被打的打败,斩三千级,获甲三千,获马五千匹。从此,努尔哈赤威行迤东各部。1609年,派扈尔汉收取窝集部的珊叶路(今兴凯湖附近)。1610年,派鄂亦都收抚绥芬,宁古塔,尼玛察等四路。1611年派阿巴泰收取窝集部的乌尔古宸和木伦两路,东海之地尽归努尔哈赤。(窝集,即古之勿吉)

努尔哈赤对北方的控制,1616年,努尔哈赤派兵进入黑龙江,精奇里江,牛满江地区,攻占五十二个村寨,招抚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处以东的使犬部。1617年,攻取库页岛及邻近岛屿。1619年,灭叶赫部,最后统一海西四部。至此,东北之地的抚顺以东以北的土地已尽归努尔哈赤所有。

努尔哈赤对其它部落的一系列征服不能不引起明廷的震动和恐慌。并采取了相应的对策。1608年,明廷停止了建州对明朝的朝贡。次年,又关闭了马市,并严禁汉民进入建州地区,两年中建州的人参不能贸易腐烂达十余万斤,损失重大。并且向建州强索柴河,法纳河等处的耕地,还不许收割这些土地的庄稼。这些无异于逼努尔哈赤扯旗造反。

1616年一月,李成梁90高龄死后几个月,努尔哈赤发布对明廷“七大恨”的征讨檄文,建国号后金,发兵两万,兵分两路向抚顺的明军进击,明军守将李永芳举城投降。明辽东巡抚李维翰遣总兵张承荫领兵一万前往镇压,遭后金兵伏击全军覆没。随之努尔哈赤进兵清河城,城破,守将邹储贤被杀。连着又攻占一堵墙,碱厂两城。就连饱食终日,万事不理的万历皇帝也惊呼“虏势益张,边事十分危急”。

努尔哈赤萨尔浒大战。其后,在明廷上下腐败透顶,捉襟见肘的状况下,无奈七拼八凑了二十万军队,尚有一万三千名朝鲜军在内。由杨镐领军,分四路向努尔哈赤所在的赫图阿拉进军。努尔哈赤以“凭尔几路来,我只一路去”的战法,在抚顺以东的萨尔浒山区,以六万人击破杜松,马林,刘振等部,逼降姜弘立的朝鲜军,只有李成梁的儿子李如栢部逃脱了被歼。

在这之后,努尔哈赤乘胜进击,连续攻下开原,铁岭。1621年,在辽东统治土崩瓦解的状况下,努尔哈赤攻取辽东重镇沈阳,辽阳。之后又收取辽东镇江,海州,耀州,盖州,复州,金州等七十余城。遂将统治中心由萨尔浒迁至沈阳。

接下的几年中,努尔哈赤开始与明廷的入关咽喉—锦州广宁,宁远的争夺。在攻取宁远受伤失利后,于1625年八月背发毒疽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