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尔人的历史

前路茫茫,东方被击败的柔然人去往何处? 展开世界地图:印欧各族所处的西部大草原和蒙古人所处的东部大草原,被绵延千里的阿尔泰山脉和天山山脉截然分开。分界线以西雨量充沛,牧草丰美,牛羊成群,而分界线以东则地势较高,气候干燥,只适合放牧马羊驼。正是这一地理环境上的不平衡,引起了持久的、影响深远的、由东向西的民族大迁徙。

下载PDF格式《阿瓦尔人的历史
阿瓦尔人的历史:突厥崛起后的形势地图
阿瓦尔人的历史:突厥崛起后的形势地图

趁突厥南下进攻哒国之机,驻扎在亚欧大陆交界处的一个游牧部落–据说是柔然的阿瓦尔人,中原人一直称柔然为阿拔,突厥称柔然为阿帕尔,欧洲人称阿瓦尔为欧伯尔,意为蛇。显然,阿瓦尔是阿拔、阿帕尔、欧伯尔的其他音译形式。于公元6世纪下半叶沿着匈奴人多年前的足迹辗转西迁。说不清这时的柔然像个孩子还是像个老人。正如太阳,它每时每刻都是夕阳,也都是旭日;当它熄灭着走下山去收尽苍凉残照之际,也正是它在另一面燃烧着爬上山巅布散烈烈朝晖之时。

阿瓦尔人的历史:中亚和西亚地图
阿瓦尔人的历史:中亚和西亚地图

公元558年,也就是突厥、波斯联军荡灭哒的同时,一个自称“阿瓦尔人”的异国使团抵达君士坦丁堡,请求与拜占庭结盟。突厥使团也接踵而至,抗议拜占庭接纳昔日的手下败将阿瓦尔人。拜占庭如梦方醒,原来这是两个来自东方的游牧部落。 寻求与拜占庭结盟未果,阿瓦尔人只有另辟蹊径。大约在公元560年,这支逃难的队伍在南俄草原上击败并收容了匈奴人阿提拉的后代库特利格尔和乌特格尔部落。 之后,阿瓦尔人拥有了他们的著名可汗–巴颜。这位可汗于公元567年击败了日耳曼吉列达伊人,在古代匈奴阿提拉的都城附近建起了王廷。

阿瓦尔人的历史:西迁征战
阿瓦尔人的历史:西迁征战

从此,这个强悍的王国逐渐为西方所知晓,他们像前匈奴人那样,以匈牙利平原为基地,向四面八方发起了令人恐怖的袭击。 袭击导致了具有深远影响的大迁移,这也是他们的出现被欧洲历史称为第二次“黄祸”的原因。黄祸带来的后果恰如多米诺骨牌:阿瓦尔人把日耳曼族的伦巴第人赶到了意大利–伦巴第人又把拜占庭人从亚平宁半岛驱逐出去,从而粉碎了查士丁尼恢复罗马帝国的梦想;阿瓦尔人迫使斯拉夫部落向南进入巴尔干半岛–斯拉夫人则把那里拉丁化了的伊利里亚人和达基亚人赶进了山区。新来的斯拉夫人从此扎根于巴尔干半岛北部,被赶走的伊利里亚人和达基亚人则湮没无闻,直到近代才作为阿尔巴尼亚人和罗马尼亚人重新出现。

阿瓦尔汗国——搅乱欧洲的柔然人!
阿瓦尔汗国——搅乱欧洲的柔然人!

在古典文明向中世纪文明过渡的时期,所有地区的文明都幸存下来,唯有西方例外,而罪魁祸首的帽子被生生扣在了“野蛮”民族–匈奴、日耳曼、阿瓦尔、保加尔头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这种破坏,才使得西方能在中世纪发展起新的技术、新的制度、新的文明。到了近代,这种新的文明远远胜过其他地区,焕发出了超常的生命力。 公元582年,巴颜可汗竟然公开与拜占庭帝国抗衡,还一度洗劫了拜占庭的今贝尔格莱德地区和麦西亚。

阿瓦尔汗国——搅乱欧洲的柔然人!
阿瓦尔汗国——搅乱欧洲的柔然人!

当人站在高山之巅的时候,跌下悬崖的可能性也会加大。一天,多瑙河边旌旗蔽日,拜占庭名将普利斯卡斯强渡多瑙河,一直攻进帝国腹地匈牙利,在蒂萨河岸边彻底打败了巴颜可汗,并于公元601年杀死他的四个儿子。第二年,巴颜可汗在羞愤中去世。 百胜之后的一次偶然失利并没有毁灭阿瓦尔人的雄心。公元626年,阿瓦尔人和萨珊波斯联合进攻君士坦丁堡,而此时的拜占庭文明面临着和中华文明在公元383年淝水之战前同样的处境。很难想象,如果这支游牧部落攻陷了基督教世界中心君士坦丁堡,西方文明将会是什么样子。

阿瓦尔人的历史
阿瓦尔人的历史

然而,在拜占庭行政官波努斯的指挥下,拜占庭海军在海上出人意料地击败了波斯海军。而在艰苦卓绝的守城战中,皇帝为了筹集军费,竟然下令将教堂的金银装饰品和铜雕像熔化后兑换成军费。也许被对方的破釜沉舟之势所震慑,阿瓦尔可汗垂头丧气地退回匈牙利。于是,西方赢得了和中国的淝水之战同样意义深远的胜利。 联合攻击君士坦丁堡未果,严重地挫伤了阿瓦尔人的锐气,阿瓦尔汗国开始沉沦。当然,他们沉沦的原因绝不会如此简单。恐怕根本的原因还在于他们精于马上征战,却不善于下马治国,他们只知道用刀箭说话,却没有学会用文化将被征服者同化,因为他们压根儿就没有文字,没有制度,没有经济主张,没有建筑格式,有时竟不想住下来享有固定的地盘。

阿瓦尔人的历史
阿瓦尔人的历史

这样一个游荡惯了的民族的衰亡就不足为奇了。 难道他们真的没有出头之日了吗? 事实证明,阿瓦尔人真的已经错过了一切。首先,保加尔人摆脱了阿瓦尔人的控制。之后,克罗地亚人占领了多瑙河和萨瓦河之间的肥沃土地。最后,终结这支游牧部落的任务留给了日耳曼民族英雄查理曼大帝。公元791年8月,他亲自带兵入侵阿瓦尔汗国,一直打到多瑙河和拉布河的合流处。后来,他的儿子丕平两次出征阿瓦尔汗国,推平了阿瓦尔人的城堡,最终将他们赶下了争夺霸权的舞台。 不屈的阿瓦尔人在塞俄多尔可汗的率领下放弃富饶的多瑙河北岸,迁往人烟稀少的班诺尼亚西部。现阿瓦尔人仅有60余万,默默无闻地生活在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以及阿塞拜疆共和国境内。阿瓦尔人(英语:avars;俄语:авары)自称“马阿鲁拉尔人”,由于一千多年的民族融合,目前划分为欧罗巴人种高加索类型。使用阿瓦尔语,分多种方言,属高加索语系达吉斯坦语族。原有阿拉伯字母的文字,1927年改用拉丁字母,1938年起又改用斯拉夫字母。信伊斯兰教,属逊尼派。

柔然在中国大地上消失得太早了,现代人已很少谈起它,它已变得模糊而悠远,模糊得像云雾,悠远得像梦境。正因为如此,才有那么多的中外学者不辞辛苦地穿过时间隧道去探个究竟。这些学者不论有多少个国籍、多少种观点、多少次争论,其中一条结论无人怀疑,那就是柔然的根在古老的中国。

在柔然凋零的日子里,隶属于柔然的一个袖珍部落嚈哒毫无预兆地突然崛起,居然灭亡了大乘佛教的伟大中心–贵霜帝国。 西方人和印度人称他为“白匈奴”。

阿瓦尔人的历史 
  关于柔然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