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国汉学研究的发展历程与演变

1956年与CHOI.LUVSANVANDAN(Чой.Лувсанвандан)一起就读北京大学汉语与文学学院,于1961年毕业。依照自己的兴趣选了汉语研究之路。但这也是有受他父亲影响,毕竟本生是蒙古语专家,因此,希望他女儿可以学习汉语。

下载pdf格式《蒙古国汉学研究的发展历程与演变

当时,从蒙古国去留学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部分学生都会去读历史系。可能当时的蒙古政策就是想要训练新一代汉学研究员。当时蒙古国刚成立,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有极大的兴趣。

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有很多东欧来的留学生。上过很多知识丰厚教授的课。毕业之后回到蒙古,1961-1964年期间,在蒙古国立大学担任中文系的老师。后来,因为中文系不收学生的关系,停止了教书之工作。随后中蒙关系恶化之后,在党中央工作,并且以匿名出版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作品。

对蒙古汉学研究的简述:

Manaljav教授认为蒙古的汉学研究是从古老时代就开启。研究的主轴是在于翻译字典。这渊源于元朝时期,大家注重学习外语。元朝时期,蒙古的可汗统治元朝期间,非常重视学习外语。元朝时期贵族子弟学院都会教外语。从此才开始出版字典。与外世沟通的桥梁就是语言之事当时的蒙古可汗非常了解。因此在元朝时期,蒙古的可汗将会通外语的人分配在外务衙门或外国自治区的行政官。但蒙古语还是官方语言。蒙古可汗与外国通信的时候,都是用蒙古语写信。元朝时期用蒙古语创作的作品都会翻成汉语。比方说:碑文上的字以两、三种语言刻在上面。Manalajav教授念大学时研究碑文的语言学。虽然是大学的研究,但对教授将来影响深远。革命开始的前几年,蒙古国有很多优秀的汉语翻译员,政府也会关照他们。而现代的汉学研究政府毫无关心。大家就依照各自的能力分散作研究。

同一时期留中国的学者:

那时的留学生有CH.DALAI(Ч.Далай)着名的历史家,CHOI.
LUVSANJAV(Чой.Лувсанжав)语言学专家、博士,着名的翻译家BANDIHUU(Бандихүү)等。教授本身是专精语言学研究,除了教授以外还有DASHPUNTSAG(Дашпунцаг),NYAMAASUREN(Нямаасүрэн)等人。着名的历史家DALAI(Ч.Далай),专精元朝历史。

蒙中关系的看法:

1972-1986年代期间,中国做了很多扭曲蒙古历史之事件。尤其在文革期间,将我国领土化在他们的领土之内等。那时称这件事为地图之战。教科书上写蒙古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而蒙古的学者也常常会批评这一点。当时蒙中关系处于激烈的状态。但现在没有任何这种问题。两国都彼此承认两国之领土完整性,并保持友好关系,教授对此也感到非常开心。

不过,虽然文章作品会这样出版,但中国官方会表示那是作者的错误。但实际上中国全不是都是由党中央指导的。虽说作者错误,但官方也没有阻止他们这样写。

二、Ts.
Bazarragchaa教授16
蒙古派17

成长背景:

生于蒙古国后杭爱18(Arkhangai)省额尔德尼满达拉(Erdenemandal)苏木19。其实教授自己不清楚哪年出生的。他妈跟他说是虎年出生的。从小与他母亲生活。他妈帮亲戚放羊,帮他们干活,养育教授长大。随后,考上国立蒙古大学中文系。

中文系毕业之后,我到“工人之路”消息报中文组工作。那时在“工人之路”消息报工作的主要是报导住蒙古的华侨。“工人之路”报除了蒙文外,还以中、俄文报导。后来教授就被调到蒙古广播电台工作。当时有固定的时间专门向中国广播中文节目,主要内容是批评毛泽东的观点与宣传。蒙古和莫斯科广播电台播的中文节目内容类似。那时北京也一样有批评蒙古和苏联的节目。蒙中关系恶劣时,蒙古与中国只互相交换天气预报而已。从莫斯科乌兰巴托北京有国际火车,但里面没有客人坐。教授毕业后国立大学中文系停止招生,直到1975年蒙古国立大学才重新开了中文班。教授从1975年开始在国立大学教中文,一直到现在。

对中国的看法:

大学毕业时,蒙中关系开始恶化,两国关系停止。两国间除了互报天气预报外,几乎没有任何来往。那几年,只有老鹰能够自由地飞越国界。而教授学过中文,因此理所当然想去中国。学习汉语20年后,即1977年秋,教授第一次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亲眼目睹了北京。1976年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北京的气氛十分凝重。教授于同行人员住在“北京饭店”的时候,蒙古国驻中国大使馆几乎所有工作人员都来见过他们。他们想打听故乡的新闻。教授的中文老师Nyamaasuren(Нямаасүрэн)在驻中国蒙古大使馆工作。他嘱咐他们尽量不要出门,多注意安全,并提醒他们外面会有人跟踪。那时北京真的非常不平静。第二天教授跟Nyamaa(Нямаа)诗人说:“我在蒙古没办法找到中文书,我很想去书店买中文书"。于是他们出门走到王府井。看到书店就进去了。里面有三、四十个年轻人,他们手里拿着毛泽东的红宝书。不过看起来,大家都不是在看书,只是拿着书坐着。教授很好奇地观察他们的时候,Nyamaa(Нямаа)
诗人说:“我们赶快出门吧,他们好像是那个红卫兵”。他们出来看标志就发现他们去错了地方。于是他们去旁边的书店,书店里除了毛泽东的作品以外,什么书也没有。这是教授第一次去中国的经验。亲眼看到了他所嚮往的北京变成一个“封闭”的世界。并亲身体验到,两国间政治关系恶劣,会带给两国老百姓巨大的损失。教授很羡慕新时代的人。教授的学生现在在中国留学、进修,许多人已获得了学位。而在教授的那个年代,一切都是“封闭”的。学了中文20年后,才去了中国。

学生

教授在大学教书教到70岁,是个热爱自己工作的人。教中文课教到七十岁。教授认为人做任何事情都很用心做的话,就会有成果。自己有目标,有事可做,是很快乐的事。常常鼓励自己要做得更好。虽然已经退休了,但教授正在编辑汉蒙字典。最近有一位学生来找教授,请教授帮看一下他翻译的一本教科书。现在教授的学生可以做教授还没做到的,教授的学生都很优秀,他以他们为荣。教授的学生也有编书的。最近在北京蒙古大使馆工作的学生Surenjav()20写了一本书。还有,学生Begzjav(Бэгзжав)21,Boldbaatar(Болдбаатар)22等也很优秀,他们翻译书,翻译电影,中国古诗等等。教授在大学教书时,很希望他的学生翻译中国文学,希望他们成为优秀的翻译家。现在就有Chimedtseye(Чимэдцэе)23,Ganbaatar(Ганбаатар)24等学生开始翻译中国古代的文学。教授看到他们很高兴。有一位出名的人说:<老师是为了逼自己更优秀的人出来当老师的>。教授非常认同这句话。

翻译的着作

蒙古国汉学研究的发展历程与演变 
  关于蒙古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