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胡是通古斯吗

从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认为:东胡的意思是住在柳河边的人,此观点的前提是东胡就是通古斯的音译。
该观点认为,东胡并非因为在匈奴东而被称为东胡。从《史记》开始,“东胡” 族称就被史界误读了。绝大多数甚至于全部历史学家都把这个语词看作是汉语词汇,理解为匈奴东面之“胡”。其实,“东胡 ”应该是一个古阿尔泰语词(蒙古-通古斯语)Toung-gu(s)的音译,正确的读法应该是“通古(斯)”,也就是说,“东胡”实际上是“通古(斯)”一词的异写。而“通古”的“通”意为柳树丛,“古”为河流,“通古”的直译意为“柳条河”或“河岸上长满柳树的河”,加上表示多数词性的词尾“s”后就演化为居住在河边的族群的族称——“通古斯”。作为族称,其原本意思是居住在河岸长满柳树河流边的族群,或者可以理解为是“住在柳河流域的人们”。
该观点还认为,“东胡”一开始是指居住在辽河上游柳河流域的族群,在匈奴东进之前就已经获得了这一称谓。“住在柳河边的人”这个说法应该是东胡的自称。匈奴东进后这个民族才成为匈奴的近邻,并被匈奴所灭。“东胡”至少包含两个语族的族群,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因而,东胡败走后逐渐分化出几个与现代有关的民族,演变成了今天的蒙古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和满族。

下载PDF格式《东胡是通古斯吗

上术观点与学术主流有很大分岐,东胡和匈奴一样都是北方以游牧为主的部落联合体。这些部落或者是因为起源相同,或者是因为长期交流影响而持相近的语言(阿尔泰语系),对自身的称谓,发音都近似“hun”,即现代蒙古语“人”的意思,与同时代中原语言“胡”字的音相同,所以这些部落联合体在中原人眼里都自称为“胡”,中原也就称这些北方人为胡人。因为北方草原浑善达克沙地的天然分隔,将北方胡人按内部联系紧密程度分成两部分。东面的较早走向联合并强大起来,为示与西边胡人区分,被称为东胡。西边的到战国后期由其中的某一部落匈奴将胡人联合起来,故外界称其为匈奴,而匈奴联合体下各部族自称仍为胡(hun)。为向外炫耀,匈奴将一般称谓“人”,吹捧为“天之骄子”。

而通古斯一词,源于17世纪东北亚突厥系的雅库特人对鄂温克人的称谓,按雅库特语是“养猪的人”的意思。另外,拿17世纪“通古斯”与两千年前的古汉语“东胡”二字比对发音,没有任何意义。

通古斯语一般来说,包括满族、鄂温克、鄂伦春、赫哲、乌拉盖、锡伯等,不含蒙古语,而东胡系从历史沿革来看,包含鲜卑、乌桓、柔然、契丹、室韦、蒙古、达斡尔等,可以说东胡是蒙古,蒙古不同于通古斯,所以东胡不是通古斯。